箣竹属

信步在城市的街道
更新时间:2019-08-23 14:48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文/Rui 一 二三月的时节,风里带着些细微的春意。金陵不比云南,从来不是风和日丽,四季如春的天气,就连明朗的夏日也总是阴云迭起。腊梅已经谢得差不多了,零星的暗香浮在风中,混着寒气,显得凛冽。都说穆王府的梅花开得好,可而今花期一过,娇艳的鲜花零落成泥,黑压压的枯枝形销骨立,...

  风雨润物,一株苦楝树在时光的不断亲吻下变得成熟。六月,沉甸甸的果实挂在树梢。外公在院子里,谛视着这等待多年的一幕。苦楝开花结果,昭示着母亲到了出嫁的年纪。 这时的母亲,年方二十,聪慧而羞涩。对于结婚是没有多少悬念可言的,亲是娃娃亲,母亲自小认得父亲,只是他们没有说过一句话。...

  不过这两种鸟儿都多年不见踪迹了。 和鸟儿一样不觉间淡出我们视野的还有植物,那些曾经装饰我们的村庄,带给我们温暖和欢乐的树木——表皮淡黄、脚跟寄生着“椿象”的高大椿树;挂着紫色桑葚,总诱引我们爬上去吃得满嘴吐紫水儿的桑树;树干粗糙丑陋、每年都要被我们砍上几刀,而到秋季挂满红绿色果子的枣树……当然还有这充实我们生活、彰显生命存在的苦楝树!

  1、人们所感兴趣的事情必定是他们亲眼所见的事情。对于那些不是亲眼所见的事情,我们不可能有太多的兴趣,也不可能受到太大的触动。对于那些不曾接触的事情,我们常常习惯用抽象的概念去幻想。抽象是对未知事件的一种补充,它迫使我们完全在自己的视角和偏见范围内去认识现实。那些被公认为是真...

  又是一堂无聊的课。 讲台上,老师还在沉醉地讲着她的木制品检测,底下早已放倒一大片。 不管再怎么强迫,甲醛、GB还是不肯进脑。发胀的脑子只注意到,每每老师想不到合适的词语来组织语言时,就会用拖得长长的“嗯――诶――”来代替。朋友说,这是广东人才会一直挂嘴边的语气词。我不同意―...

  但凡小孩子都会有好奇心,眼也是极尖的,早晨上学的路上,儿子开始留意起路牌,报着路名,从出门开始的天津路,插到柳州路,拐上人民路,转到锦州路,再拐上红旗路,最后通往学校的林荫小路,这条路远离了喧嚣,唯有宁静。每当走在这条通往学校的小路上,看到路上大大小小满面笑容的孩子...

  每个人都应该做一棵苦楝树,不畏,笑傲严寒酷暑,无私施撒恩泽,平凡更是非凡。 苦楝树给了我许多甜蜜的回忆,她如母亲般无私奉献着。直到现在,那粉紫色的花瓣还时常飞入我的梦中,带我重回往昔的童年。 那棵树长在家乡老房子的屋前,从我记事起它就在那里长着。父亲时常说,它比我的...

  前几天晚上出来闲逛,行至长城商贸城北口,右转,刚进入长城大道,一股浓郁的清香扑鼻而来,眼前豁然一亮,道旁两侧茂盛的苦楝树花儿开得正浓,一簇簇、一串串,淡紫色浓密的花朵在路灯下显得朦胧而亲切,沁人心脾的香气弥漫了空间、醉了行人。贪婪地嗅着这久违的熟悉的味道,闭上眼,我似乎又回到了遥远的童年……

  盛夏,无风闷热的夜晚,全家人在院儿里铺张竹篾凉席纳凉,每人手里攥着一把楝树枝叶当扇子呼啦啦地扇着,楝树叶子微苦,是驱蚊虫的法宝。天上,明月当空,一阵微风由远及近,苦楝树发出一阵轻轻的喟叹,于是,明月从叶缝间洒下一地细碎的汞银。

  苦楝树也有果实,大小如人手腕上的念珠,我们都叫它“楝楝豆”,起初是青绿色,泛着温润晶莹的光泽,到秋季成熟时,变为瘪瘪的黄白色,此时,黄叶落尽,一嘟嘟果实挂满枝头。多少个午间,院子里忽然“噗噗”地下起一阵“果核”雨,不用抬头便知,是成群结队的灰喜鹊在树端争相啄食,它们用长长的喙,灵巧地啄去果肉,果核纷纷落地,恰似下了一场“果核雨”。有时会是一种个头较小、黑褐色叫不上名字的鸟来啄食,它们同样是黑压压一片涌来,食讫便蜂拥展翅而去,留下满地的狼藉。

  “好香啊!”小儿子贪婪地嗅着。 “这花儿真的很美!”妻子也由衷地赞叹。 花香氤氲中,信步在城市的街道,我在捡拾失落的有关苦楝树的点点滴滴,我相信自己一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用0.5%高锰酸钾溶液浸泡两三分钟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相信勾起了不少人的童年记忆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