箣竹属

就以此文表达我的惊喜和怀念吧
更新时间:2019-08-15 06:00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每当我感觉到自己很脆弱的时候,我会趴在窗台上,想些乱七八糟的事。这个城市都是崭新的建筑,已看无可看。而闭上眼,我会想起依然在乡下生活守着庄稼地的父亲,怀念路边无声的苦楝树。故乡也是一棵苦楝树,微毒,令人寝食难安。

  随后的几年中,为了保证弟弟在学校里有限的生活费,父亲卖掉了柴山上能卖的树,接着又卖掉了房前屋后可卖的树,但他却没卖那棵苦楝树。于是父亲又趁空带着母亲上山挖些根本就不值钱的药材,回家后还要趁着黑夜把白天拾回家的破砖头残瓦片砸成碎石,一方方地卖给乡邻,就那样一分一分地苦苦攒钱。那时我不在家,在外边也没挣到什么钱,我不敢想象父亲和母亲那时是怎么苦苦地熬过来的。

  清秀的苦楝树皮、枝桠均十分干净,不会招来刺毛虫,因此孩童们常会聚到苦楝树下锻炼爬树技巧。春天,可以爬到高处闻闻苦楝花的清香。苦楝树开的花为淡紫色,长约一厘米,簇在树梢呈伞状,散发出的清香沁人心脾,就连田野风里也透着一股苦楝花的清爽气息。夏末,青青的苦楝子枝头扎堆,顽童们就爱上树采集,将苦楝子当自制弹弓中的“炮弹”,打到人胳膊上生疼。秋来霜降之后,苦楝树羽毛状叶子纷纷凋零,苦楝子熟透泛黄,贪吃的小孩就以为这果子吃起来和干枣差不多。常有大人仿佛看透了孩子的心思,警告那些围着光秃秃的苦楝树转的孩子:不要吃苦楝子,小孩子吃进肚里会变哑巴的。偶有几个调皮鬼,偏不信那唬人的话,偷偷塞一粒进嘴里,尝到了苦楝子酸酸涩涩的味道,忙吐了出来。于是,大多数苦楝子不再有人碰,宿存枝头,日显皱缩,经冬不落。

  在我儿时记忆中,苦楝树是清高的,也是不合群的树木。常见它孤零零地站在河边或沟壑一角,是那么的低调与淡定。没有农家愿把苦楝栽在家门前,一则其名字不吉利,二则苦楝树没有屈曲盘旋的虬枝,缺乏好看的“造型”。但清秀而挺拔的苦楝树,独自在风雨中成长,最终也会被人挂念。那是因为苦楝树干较直,材质又比杉树坚硬,三十年前是做家具的好用料。朴实无华的苦楝树在乡野中长到一定高度,就会有木匠将其砍去,打造的家具,轻巧光滑。

  因为如此,我的记忆里,经常有一棵苦楝树。苦楝树不成林,一切皆自由生长,在不经意间与人辞别。它不是自由的,可它的成长,却在自由中。

  夏天来了,那才是我们的最爱啊!当炎热的太阳公公回家休息以后,美丽的月亮姐姐高挂空中时,一阵阵凉爽的微风吹过来,是多么的惬意啊!坐在草席上听妈妈的美妙山歌在小村子里回荡,听爸爸讲古老的故事情节,那个时侯的我总是幻想为什么我不是故事里的主人公呢?,听着妈妈的山歌听着爸爸的故事,我们就这样一天一天的长大.

  乡里人却没有在乎这些,除了孩子闹蛔虫,偶尔用一点苦楝树皮煎水之外,几乎都不怎么动它。乡里也没有老死的苦楝树,某年某月,会突然发觉,村边的一棵苦楝树不见了。用作了什么,你也不知道。某一天避雨,躲进路边的草屋里,会赫然发现:屋梁正是一根苦楝木!

  那是20多年前的事情了,记得我们家刚刚起新房子,那时的新房子不是用现在的钢筋水泥筑成的,而是用水田里的泥巴,在牛的踏踩下和成了稠稠的泥浆后.挑到岸边上在平坦的晒场上用模子做出来的泥巴砖来砌成的,但是在当时我们已经是倾其所有来造新房子了,我们在亲戚朋友街坊邻居的帮助下,经过了几个月的努力。终于新房子成型了,但是由于我们的新房子建在山坡上,没有东西遮拦,一起风房顶的瓦片就会被风卷走的,我们没有那么多的钱财来修理房子,所以爸爸就想要种些树来遮挡风力的袭击,那苦楝树就是最好的选择了。几年后,已经成型的树开始发挥了它们的作用了,在起风的日子里为我们遮挡风力,保护我们的瓦片不被风吹走,但是,苦楝树在不起风的日子里就成了我们姐弟三人的儿时乐园了。

  那碎碎的小花,白中带紫,一球一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