箣竹属

冷不丁会有灰尘砸到眼睛里
更新时间:2019-08-12 00:35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经年过后,山水依旧。最近几年每年过春节不管假期长短我都要回家,已然再也吃不到杀猪饭,但那个场景从未遗忘。而每次回家我都必须去山间地头走走,怀旧只是一种情怀,而我内心深处更多的是诚挚的感恩,孩提时期大自然倾尽所有的给予我们丰富的物质生活,也让我们获得了心灵的快乐,父老乡亲至真至善的邻里感情永远温暖和充盈我们的生命和精神。那一段美丽、无忧的童年时光,真好!

  为了丰富咱公众号的内容,为临武乡亲提供更多高质量的信息,我们非常欢迎你投稿,分享你原创的图文作品。作为感谢,我们愿意支付你符合市场惯例的稿费!

  “天凉好个秋”,季风性湿润气候的秋天说来就来了,稻穗一片金黄,在秋风中连城一片片前浪推后浪的壮观景色。苦楝树的果儿已经变黄干瘪,往日光滑的皮儿已经皱出沟壑,软软的用手一捏便挤出了淀粉似的馅儿,小小的果子掉的满地都是。小草也开始枯黄,只有根部还有点残留的绿色,我见犹怜的感觉。山上只有靠近蓝天那一部分是绿的,群林尽染,色彩分明,红蓝黄绿颜色应有尽有,就像一幅天然的山水大作,秋天的丰富色彩带给我们一场视觉盛宴,而秋天的丰硕果实更带给我们收获的喜悦,还有某种精神上的慰藉。霜降过后, 该打“阳东”了(临武话叫法,同音,),这是一种约四五十厘米高的落叶乔木结的野果,叶子呈椭圆,尾部尖细,果实大小约三四粒米那么大,黑色的果实经过霜降天气的洗礼不再苦涩,放到嘴里有股酸甜的感觉,吃多了后嘴巴变成紫黑色,跟麦当劳小丑叔叔的嘴巴差不多,最正点的开胃食品,这个时候也绝对不会只单单的采摘“阳东”,更美味的野栗子虽然浑身是刺,但丝毫阻止不了我们采摘的热忱,我们学着大人的样子拿着钳子或者剪刀,把栗子带壳一颗颗的剪下来,更有甚者,直接连枝一起砍回来,偶尔不小心也会被刺扎伤出血,回来后把它们倒在庭院货灶台前堆成堆,再点一把火,一会儿噼里啪啦的火焰把外面这一层刺燃烧殆尽,升腾起一缕淡淡的青烟,这时候在用脚一踩,饱满的栗子跟孙悟空从石头蹦出似的弹跳了出来,再反复如此,盘子里的栗子也越堆越高,直到慢慢堆成满满的一盘。

  我们村的正后面是一座被村民叫做“背头岭上”的小山脉,有一条因常年被人进出打柴、割草踩踏出来而表面光滑的小路,蜿蜒曲折的伸向山顶,远看像一条被剥了皮的蛇若隐若现的盘踞在硕大绿毯中。这里的植被大部分是常年翠绿的马尾松和茶籽树以及一些其他不知名的灌木杂草,马尾松长得最高大笔直,像一把巨大的绿伞,抬头远望,跟蓝天接洽的那一部分一年四季郁郁葱葱,含翠欲滴。

  上学路上每个人手里提着烤火取暖的火笼,口袋里还偷偷的装着一把豆子或者玉米,趁着下课时间扔几粒到火笼里,不一会儿飘出一股煨豆子的香味。这是真正的火中取栗,用手往滚烫的火笼里去捡豆子,烫的钻心的疼,好不容易捡出来一颗赶紧往嘴里送,嘴也被烫的唏哩呼噜的一边咀嚼一边往外吹气,这个时候的豆香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甚至有时候烫的扛不住时不由自主的双脚直蹦,来不及取出来的豆子冒出一小团浓烟后被化为灰烬,或者“嘭”的一声炸裂开,冷不丁会有灰尘砸到眼睛里,一边忍痛流泪一边还担心被大人知道挨骂……尽管如此,依然无法削减我们对煨豆的浓厚兴趣。现在回想起来,单调的童年生活中这一片段也是浓墨重彩的一页。

  盛夏中的暑假也是童年极为有趣的一个环节,与其说有趣还不如说那是属于我们的天堂时光。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远看就像一团紫色的雾在那儿萦绕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在淡紫与白渐变下的花瓣的陪衬下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